面對夢雨的質問,吳雲沒有說話,表情平靜,淡淡的看著夢雨。

不過,在他的識海中,卻正在與生死輪回道,與造化神鐘迅速溝通著。

“老混蛋,怎麼還沒來,一天時間是你定的,現在夢雨找我要人,我可快要頂不住了!”

“待會她若是不由分說,直接出手噶了我,到時候那個什麼老祖便是來了,也沒有意義了!”

吳雲有些急切的說道。

“別急,這不是來了嗎!”

造化神鐘不緊不慢的說道。

“來了?在哪?”

吳雲皺眉詢問,同時視線已經落在了夢雨身後,那一對緊閉的房門上。

他等待著房門被突然推開。

然而,並沒有。

足足等了上百個呼吸,莫說看到房門被推開,更是連房外的半點動靜都沒有聽到。

而他也清楚的看到,夢雨的臉色,越發的難看。

“該死,這下被老混蛋害慘了,她這是失去耐心,要對我出手了,不行不行,我必須得想些辦法拖延拖延!”

吳雲心中暗暗低語計較著,但就在他准備說話的時候,卻見夢雨竟猛然是臉色大變,充滿了驚駭和緊張,撲通一聲,直接跪了下去。

如此一手操作,直接把吳雲給嚇的腦子空白。

Advertising

畢竟,在他的視角裡,夢雨就是朝著他下跪了。

這可如何是好?

“這這這,夢雨閣主,使不得,使不得啊,我吳雲平生最怕的就是這種,你來硬的我還能挺,可你直接對我來軟的,這叫我如何……”

“屬下夢雨,恭迎閣主回歸!”

就在吳雲胡思亂想,自顧自的胡言亂語之際,夢雨那突然傳來的聲音,好似電擊,直接打斷了他。

“老祖?誰?”

吳雲猛地一愣,腦子一片空白的他,還是沒有反應過來,甚至還在想著,夢雨不會是念想太重,把他錯認成老祖,叫錯了吧?

直到身後傳來一道蒼老的老嫗聲音。

“小夢,起來吧!”

小夢?

吳雲整個人都是一僵,腦中思緒,如同那泄了閘的洪水,瞬間通暢。

同時也是猛地轉過頭去。

果然,他看到了身後正站著一個白發老嫗。

身形有些佝僂,看不出年紀,氣息內斂渾厚,必是極強之人。

不難想像,此人,便是那萬花閣老祖。

Advertising

可是,她怎麼來的?

吳雲根本沒有任何反應,此地門窗皆是緊閉,又沒有暗道,她是怎麼就穿牆而至的?

吳雲有些呆愣的看著眼前老嫗,至少在他目前的認知中,很難理解這人到底是如何突然出現的。

“你就是造化說的那個小子吧!”

老嫗打量著吳雲,淡淡問道。

“啊,對,是我!”

吳雲雖與這老嫗從未打過交道,卻也並不意外她此刻所提。

“造化呢?怎麼,遠隔萬裡都把我叫回來了,他卻不在這裡?”

老嫗問道。

“他……”

吳雲有些疑惑,倒不是不能說,只是意外,她竟不知道造化神鐘的狀態?

而此刻夢雨已經聽的完全是雲裡霧裡,滿臉駭然了。

原本,她就為老祖的突然出而現驚的不知所措。

畢竟,她從不相信,吳雲能夠找到她們老祖,更別提是她們老祖突然回來這種事了。

她都還沒弄懂吳雲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她那老祖居然又對吳雲說了這番話,好像還很熟絡的樣子,這又怎能讓她不為之意外?

至於老祖所提的造化什麼的,她也是完全不懂。

一直以來,她都知道只有吳雲一個人,哪裡還有其他的人?

所以,此刻她徹底懵了,看不懂她那老祖究竟在說什麼,更想不通吳雲跟老祖究竟是什麼關系!

“老伙計,不用找了,我在這裡!”

忽然有一道聲音傳來。

是造化神鐘,他從吳雲的儲物戒中浮現,站在了那老嫗的身前。

“造化,你怎麼……”

這下,輪到老嫗呆住了。

堂堂造化神鐘,居然甘心呆在一個人類小子的儲物戒中。

這……

真的很難理解!

“唉,此事說來話長,我們坐下來,慢慢說吧!”

造化神鐘嘆了口氣,緩緩說著。

這一番長談,持續了足足一整天。

一直到日落之後,夜幕臨近,兩人方才將過往與今夕,幾乎談完。

吳雲和夢雨,則是安靜的坐在一旁,聽著兩人談論。

原來,這萬花閣老祖,叫做英姬,與造化神鐘,曾經是並肩作戰的戰友,兩人關系實則極好。

對於這般關系,吳雲雖然意外,卻也並沒有那麼意外。

畢竟,如果關系不是好到了一定程度,又怎會一句話,就把人給叫回來?

至於其他的,多是些關於這英姬這些年的經歷,以及造化神鐘為何會修為下降,落至如今處境的一些話題。

吳雲只是聽著,不做評論。

待得寒暄完後,造化神鐘,也是直接提及了吳雲現在的處境,和有關夢雨聖魂的問題。

終於,談到正題了。

吳雲和夢雨的神色,也是立馬激動了起來。

該是如何,就等這英姬老祖的回答了!